■ 穆棱门户   ■ 市人大   ■ 市政府   ■ 政 协
 首 页  机构职能  通知公告  文艺动态  穆棱河文学  词乡流韵  棱河艺苑  文化名人  文艺家协会  推荐阅读 
欢迎访问本站,今天是:
穆棱天气: 气象预警】【乡镇天气
   
   
 
当前位置: 首 页>>穆棱河文学>>小说部落>>正文
山猫 七十七
2018-09-28 14:18 李昌胜 穆棱市文联

“慧娟,你在说些什么?”看见秦慧娟委屈要哭的样子,李郑一这才感觉到她可能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想截住她的话。 

“说真的郑一,回到家后我去找新丽,我会把这一切都和她说清楚的,可是千万不要提起我们的那个事啊!”说到这句话时,秦慧娟觉得脸上一阵发热。当然,李郑一也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 

“要是让她知道了她就不会再接纳你了,而且会恨我们,知道吗?”说到这,秦慧娟有些说不下去了,觉得是自己要将她最心爱的东西马上送给别人一样,让她有些难受的不能自已。她赶紧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 

“郑一,你休息一会吧,我出去溜达一圈,你现在基本上就是好人了,也不需要我一步不离地看护了。现在起,你要慢慢地学着照顾自己,我也该解放啦。”说完,秦慧娟强忍着泪水向门口走去。 

“秦慧娟!”李郑一伸手就把她的手拉住了。 

“我话还没说呢,你怎么就要走,你这一大堆话说的都是什么,你坐下来先安静地听我说。”李郑一命令的口气说道。 

“慧娟,谁说我的病就好了?你怎么一点基本常识都没有呢?医生的那些话你没听出来是安慰我的话吗?我刚刚术后,癌细胞刚刚被清除掉,怎么会复查出来!既然好了为什么三个阶段之后还要来捡查,不就是还有复发的可能吗?”说到这里,李郑一站了起来,表情上可以看出,他此刻的心情有些激动。这让秦慧娟有点不知所措,觉得自己的话有点过分了。虽然医院已经说他的身体已无大碍,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是彻底的根治了。 

“郑一……” 

“慧娟,如果真会像医生说的那样有奇迹发生,你知道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李郑一似乎也觉察出了她的不安,赶紧把她的话给截住了,而且语气变得很温顺。 

“知道,去找姚新丽。”秦慧娟不假思索地说。 

“我去找姚新丽?” 

“嗯!” 

“你怎么办,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秦慧娟没有想到李郑一会这样反问自己,一时无言以对。因为那天无意间的话,她已经给忘记了。 

见秦慧娟没有马上回答自己的问题,李郑一又说: 

“慧娟,我不是瞎说,我要是真能再活回来,你知道吗,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娶你。你知道吗,在我们……之前,我的心就已经死掉了,可是现在我希望我能活下来,为什么?我要对你和孩子负责,我要你让名正言顺成为我的妻子,我要让孩子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父亲,知道吗慧娟?” 

“郑一。”秦慧娟过来就抱住了李郑一。 

“郑一,你说的是真的吗?” 

“慧娟,我不是瞎说的,相信我。可是,这个奇迹的出现又有几分的可能呢?慧娟,我想恳求你,希望你一定要理解,现在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们应不应该留下来还不能马上决定,留与不留也要等到了三个阶段复查之后再决定好吗?” 

“郑一,你真的不懂啊,我那天就是那么一说,也是被你给气的,你以为我这么容易怀孕的吗,刚刚几天啊就怀孕了?再说了我……”秦慧娟一高兴险些把自己避孕的事给说出来。 

“再说了,我也要听你的意见后才能决定要不要怀孕呀,你真傻郑一。” 

秦慧娟就是这样的性格,喜与悲都是一瞬间的过程,任何悲喜的事在她这里都不会过夜,甚至不会超过一个小时就会被忘掉。 

听秦慧娟这么一说,李郑一笑了,拉过秦慧娟就亲了她一下。 

“慧娟,真的谢谢你。”  

“还说谢谢,你要是真的想谢我,你就要娶我听着没?”  

“嗯,我答应你慧娟,只要我能活下来就一定娶你,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说吧,只要你娶我别说一个要求,一千个一万个我都答应你。” 

“慧娟,有一天我的父母岁数大了,你就把他们送到老人院,过年过节的时候你就代我去看看他们,我在地下会感激你的……” 

“哈哈哈……”李郑一的话说到这里,秦慧娟实在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 

“李郑一,你可真行啊,想得这么周全,身后的事你现在都安排完了,还把我当成你媳妇呢,去替你尽孝呢!行,郑一,我可以答应你,可是你也得先把我娶了啊,要不我怎么尽孝呢?” 

“慧娟,我要是能娶你,我就不会……”李郑一正说着,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不会是医生又来叫你的吧?”李郑一打趣地说道。 

“我去看看。”秦慧娟来到门口,打开房门的一瞬间,秦慧娟惊呆了。 

“姚新丽——”秦慧娟禁不住地一声尖叫。 

“你干啥秦慧娟,你吓死我了。”姚新丽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对站在面前一脸惊慌的秦慧娟说。仿佛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一样,她竟能如此淡定。  

其实在姚新丽来之前,她就设想了很多见面时可能会出现的一些情景。毕竟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这样突然的见面,肯定会让大家感到很不自然,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场面,也许会让秦慧娟恼羞成怒对自己说些难听的话,或许还会被她赶出来。这些设想也不是没有可能的,现在,秦慧娟已经成了李郑一的妻子,她现在已经不是先前跟在自己后面一心想要巴结李郑一来改变自己命运的那个秦慧娟了,她已经从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变成了官太太,这个身份的改变也会让秦慧娟在性格上有所改变的。姚新丽这样的想法也有她自己的道理,因为她太了解秦慧娟了。无论出现那一种情况,在姚新丽看来也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对此,姚新丽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不管出现什么情况她都会沉静应对,只要能见到李郑一,其他的事情都无所谓,无论现在还是过去,他们三人之间的事也都将随着今天的这次见面后成为过去。有了这样的思想准备,姚新丽才趁着父母还没有回来的时候过来敲门。她知道,这次的见面时间不会很长,有可能只是几分钟的事,然而有一点让姚新丽没想到的是秦慧娟这一惊一乍的性格,还是让本来已经有了一定心理准备的姚新丽吓了一跳。秦慧娟的这一声高分贝的惊叫着实太刺耳了。  

穿着一身睡衣的秦慧娟被姚新丽这样一说,马上警醒到了什么,感觉到自己在姚新丽面前有些失态了,她马上让自己镇静下来,用手把披散开的长发向后梳拢了一下,但内心的不安还是让她脸上流露出一副因心虚而反映出来的极不自然地表情。 

“对不起啊新丽,吓着你了吧。”秦慧娟仍然站在门口,让姚新丽一只脚在门里,一只脚在门外进退两难。 

“慧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怎么不告诉我呢?”姚新丽也只好站在那里和秦慧娟说起来。 

“听医生说李郑一的情况非常好,这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医生说多亏了你在这里照顾,否则不会出现这个奇迹的。医生还说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姚新丽像个领导一样自然大方地对秦慧娟说,感觉就像是在肯定秦慧娟的工作一样,说得秦慧娟脸一阵阵的发热,无言以对。 

“慧娟,不要堵在门口说话,让姚新丽进来坐。”这时,坐在沙发上的李郑一也已经站了起来,没有一丝的慌乱。 

“新丽光顾着高兴和你说话了,快进里面来。”李郑一的话让无法正面回答姚新丽而感到尴尬的秦慧娟,一下子从这个窘境走了出来。 

来到李郑一的面前,姚新丽的心里开始有些慌乱了,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同样的心情,让李郑一也是一时语塞。彼此四目相对,咫尺距离,却一言不发。病房里一下子寂静下来,静得三个人相互间都能听到彼此间的心跳。这个让人有些室息的场面足足持续了两三分钟的时间,最后还是姚新丽打破了这个局面。 

“郑一,我听医生说你的情况很好,很快也要出院了,真为你高兴啊!以后你可要好好对慧娟呢,看你现在一点都不像病人的样子,倒是慧娟憔悴了不少。” 

本来姚新丽来的目的除了一份关心外,更主要的是想知道李郑一患病的始末和由来,因为这样她就可以判断出李郑一和秦慧娟之间这种关系是否是像她之前所想的那样早就存在了,还是因为李郑一有病之后秦慧娟才会有了这样的机会。当然,不管是哪一种原因,对姚新丽而言,现在这些都已经没有什么实质意义了,这种想法只不过是潜藏在姚新丽内心的一种女人好奇和不甘。 

“啊,对,医生是这样说的。”李郑一淡淡的语气回答。 

“郑一,招呼新丽坐下呀,别都站着了。”秦慧娟在一旁情不自禁地以女主人的口气说道。接着秦慧娟就为自己刚刚说过的话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了,觉得自己和李郑一的关系在姚新丽面前有点不仗义,这句话说的让她自己心里发虚,于是就又说道: 

“新丽……看你说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郑一你陪新丽先坐着,我出去一下就回来。”秦慧娟还是不自然地说,显然,她是想借故离开,这个时候她再呆在这里就有点不合适了。 

“新丽,你来得正好,你快说说他吧,他一点也不听我的话,你的话他能听,到现在他还不信他的病好了。”说话的功夫,秦慧娟就开始换衣服了。 

姚新丽看到,秦慧娟在李郑一面前一点也没有忌讳,当着他们两人的面就把睡衣睡裤脱下来,穿着三点式从李郑一面前走了过去。这样的情形任何人都能看得出他们的关系已经到了不同寻常的程度。姚新丽对他们已是登过记的法律上的夫妻关系不再持有半点的怀疑了。 

“哎,对了新丽,你是怎么知道的,听谁说的?”秦慧娟换好了衣服问道。 

她这么一问,还真把姚新丽给问住了,她不想让李郑一和秦慧娟知道父亲也在这里住院的事情,更不希望这时候他们去看望父亲,她怕他们再从中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来,因为姚新丽的父母还不知道她和李郑一的关系已经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更不想让父母知道秦慧娟和李郑一已经走到了一起。 

“我是来看一个朋友的,到这里后才听说你们也在这里。”  

“朋友?咱们机关大楼的吗?” 

“不,你不认识。”姚新丽赶紧刹住话头。 

“慧娟,郑一出院的时间定了吗?”  

“可能就这两三天吧,新丽不行你就再呆两天,我们就一起走吧。郑一现在基本上已经好了,专家说三个阶段之后没有什么变化的话基本上就可以判定不会有什么问题了,从目前的状况看,这种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 

“恐怕我们走不到一起,我明天就要走。” 

“新丽谢谢你来看我,姚书记和韩姨都好吧?”李郑一这才转入正题问道。 

“嗯,还好。” 

看着李郑一和姚新丽说到这个话题上,已经换好衣服的秦慧娟这才准备向外走,临走时对姚新丽笑着说: 

“新丽你在这里坐一会,我一会就回来。” 

秦慧娟的话音刚一落下,李郑一忽然站了起来,不等姚新丽说话,抢先说道: 

“新丽,不好意思,你要有事就去忙吧,我要陪慧娟出去走一走,等我回去以后,我们再找机会好好聚一聚。” 

李郑一的话让姚新丽和秦慧娟都惊呆了,姚新丽听得明白,这是李郑一在对自己下的逐客令。 

同样,李郑一的这个意思秦慧娟也听出来了,这一幕与几个月前他们三个人在李郑一办公室里发生的情况如出一辙。 

如果当初李郑一那个做法是为了姚新丽,那么毫无疑问,李郑一现在的作法却是为了秦慧娟。这让秦慧娟很感动,但为了不让姚新丽太尴尬,秦慧娟赶紧说: 

“郑一,不用你陪我,你先在这里陪新丽,我出去买点吃的就回来。” 

“不用了慧娟,郑一说得对,他应该陪你。”说完姚新丽说完便若无其事般地离开了。秦慧娟见状,对着已经走出去的姚新丽急忙喊道:  

“新丽……” 

“慧娟,让新丽回去吧。” 

李郑一的话让已经走出门外的姚新丽也听见了,这个结果是她不曾想到的,姚新丽为自己来到这里的决定感到后悔了,觉得自己根本就不该来。在她后悔的同时,姚新丽心里也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感,可以说李郑一的态度并没有让她感到怎样的难过。也许正因为他的这种态度,让姚新丽也彻底得到了一种解脱。尽管她并不爱李郑一。 

“郑一,你刚才怎么这样对新丽呢,这样她会误会我们的。”秦慧娟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是一种得意,要不她早就会跟着追出来的。刚才的事在秦慧娟看来就像是在经历了一次无声的爱情保卫战,她是大获全胜的赢家。 

“慧娟,现在不要说这些了,她会理解的。”李郑一淡淡地说道。 

“谢谢你郑一,可是我还是觉得这样有点对不起新丽。” 

从李郑一那里出来后,姚新丽直接回到了父亲的病房。这时,她的父亲姚爱国和母亲韩萍都已经回来了。  

“去哪了新丽,门也没关。”母亲韩萍小心地问,并注意着女儿的表情变化。 

“还能去哪,我找你们去了。”姚新丽随口说道,表情和口气非常明显地不同于刚才,如同换了个人似的让韩萍心里也安慰了不少,心想着女儿和李郑一的事并没有发生什么,可能是自己多心了。 

“刚才我和你爸又去了医生那里,你去哪找了?” 

“医生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出院回家。”母亲高兴地说。 

“定了哪天了吗?”姚新丽又问。 

“现在都可以,要我们自己定。” 

“太好了妈,那就明天吧。”姚新丽兴奋地说。 

“明天,说得轻巧,一天的时间就能把手续办好吗?” 

“能,一定能,用不了多少时间的。”姚新丽肯定地说。 

“那就明天。”韩萍说道。 

母亲的决定让姚新丽很高兴,现在她恨不能马上就出院,她实在不想再在这里住下去了,她不希望在这里再见到李郑一和秦慧娟。 

吃过了晚饭,姚新丽就和母亲开始收拾东西,她们要把明天要做的事情都提前准备好了。 

“新丽,妈还忘问你了,你下午去护士那里打听到秦慧娟了吗?” 

“没有,咱们一定是认错人了,护士那里根本就没有她的记录。”姚新丽没有半点犹豫地回道。 

“这真是好事,要不慧娟这个年都过不好。” 

姚新丽没有再接母亲的话,对于秦慧娟她不想再提一个字了。 

上一条:山猫 七十八
下一条:山猫 七十六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