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穆棱门户   ■ 市人大   ■ 市政府   ■ 政 协
 首 页  机构职能  通知公告  文艺动态  穆棱河文学  词乡流韵  棱河艺苑  文化名人  文艺家协会  推荐阅读 
欢迎访问本站,今天是:
穆棱天气: 气象预警】【乡镇天气
   
   
 
当前位置: 首 页>>穆棱河文学>>小说部落>>正文
山猫 七十五
2018-09-28 14:16 李昌胜 穆棱市文联

姚新丽和护士正在扯的时候,电梯那边又走过来一个护士,远远就对他们喊道: 

“还唠着呢,快点看看是不是这个人。”说话间,这个护士手里举着铁本夹子来到跟前,看了一眼姚新丽说: 

“是你要找人吧?” 

姚新丽点点头: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没事,你看看是不是这个名字。”说着护士就打开了手里的本夹子,道: 

“你看这个患者的家属就叫秦慧娟,好不容易才找到她的这个签名。如果你确定是她,我带你去找她。” 

原来是电话那端的内科护士亲自过来了,还带来了她的值班记录。 

姚新丽接过本子按着护士指点的地方一看,果然在家属签字的地方写的是秦慧娟的名字,秦慧娟那熟悉的笔体,让姚新丽不再有半点怀疑,这个人就是秦慧娟! 

“是她,就是她,这个字体我认得,错不了,这个人就是她。”姚新丽马上肯定地说,顺手把本子递给了护士。她对此并没有表现出来怎样的兴奋,表情和语气都显得很平静。 

“她母亲得的是什么病?”姚新丽接着问道。 

姚新丽平静淡然的表现并没有引起护士们的注意,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但她的这句话问的却让站在她面前的这个护士有些惊讶了,马上跟着反问了一句: 

“她母亲?”接着又说:“不是不是了,一定弄错了,人家这个是她爱人有病,患的是肝癌,你要找的这个肯定不是了,白忙乎了半天。”说着转身要走。 

“忙啥,是不是得先看看再说吗。”这边的护士说着就把铁夹子本子从内科护士手里接过来递给了姚新丽: 

“姐,你先看一下再说,万一要是呢。” 

此时的姚新丽已经相信了内科护士的话,对看与不看也不感兴趣了,姚新丽本来就是一个不太好奇的人,便说: 

“不用看了,肯定不是了,我要找的这个秦慧娟还没结婚呢,哪来的爱人呢。”说着也要离开。 

“姐,你先别着急,下午有时间我再给问问其他科室吧。”这边的小护士说道。 

“找不到就算了,或许是我看错人了。”姚新丽说。 

就在这时,这边的小护士已经把本夹子打开了,对着记录本好奇地念道: 

“患者李郑一,男,二十七岁,住址……” 

刚刚准备离开的姚新丽听到这里一伸手就把护士手里的记录本夺了过来,二话没说就仔细看了起来,看了两眼后也跟着自言自语的念了起来: 

“患者李郑一,家属秦慧娟,与患者关系夫妻……”念到这里,姚新丽停下了,惊愕的神情仔细地看着记录本上的内容,唯恐自己看错了似的,表情也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怎么了姐,这个是你要找的人吗。” 

“是她,这就是我要找的秦慧娟。”姚新丽马上恢复了刚才的那种平静,语气很镇静地说。 

她的话反倒让俩个小护士有些不解了。 

“你没弄错吧,你不是说她没有结婚吗?”内科过来的小护士有点疑惑地问。 

护士的话姚新丽并没有回答,而是接着问: 

“护士,告诉我他们住在你们那边吗?来了多久了?” 

“元旦前来的吧,可能也要出院了。”小护士有些记不准的样子沉吟着说。 

“对了,上面的记录里有。”小护士补充道。 

“在哪个病房?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姚新丽又问。 

“就在楼上,贵宾病房XXX房间。” 

小护士说的这个病房就在姚爱国的病房上面。 

“走吧,姐,我带你去找他们。”小护士热情地说。 

见小护士要带自己上去找他们,姚新丽心里有些慌乱了,急忙说道: 

“现在不去了,什么也没有准备,已经找到了就不着急了,有时间我自己过去就行,谢谢你了。”说完,姚新丽急急忙忙地走了。没有走出几步又快步地转回来叮嘱小护士: 

“护士,你回去后千万不要说我找他们的事啊,我不想让他们马上知道我也在这,拜托了。”姚新丽有些紧张地说。 

“行,你的意思我懂得,你这是要给他们一个惊喜,是吧?”小护士显然把姚新丽的意思理解错了。 

“放心吧,我不会说的。”小护士咯咯咯地笑着又说。 

离开了护士站,姚新丽并没有马上回到父亲的病房,而是直接回到了医院附近的旅馆里,姚新丽现在急需静一静了,她的脑子里已经乱作一团了,心里也是千头万绪的让她无法理清。 

姚新丽租住的这家小旅馆离医院并不算远,走着也就是十几分钟的时间。因为这是一家全国知名的肿瘤医院,每天来这里就医的患者和家属数以千计,这让医院周边旅馆和餐饮生意异常火爆,姚新丽能够在距离医院这样近的短距离内找到一家客房也实属不易了。 

“是李郑一和秦慧娟吗,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呢?不能,绝对不会有这样巧合的事,秦慧娟的字体我认识,可李郑一怎么会是肝癌呢?这种病可不是说得就得的,我为什么一点都不知道呢,难道说是他和秦慧娟在一起后才发现的吗?”从护士那里一离开,姚新丽就开始琢磨这件事,而且是越捉摸越乱,不觉中就走过了自己所住的旅馆了。 

尽管她刚才在护士们的面表现得那么镇静,其实就在她一看到李郑一的名字时,姚新丽的头就在瞬间膨胀起来,只觉得天旋地转一般,当时心里并不是挂念着李郑一,而是这个事情来得有些太突然太出乎预料了。她怎么能想到秦慧娟在这里护理的病人竟会是李郑一,而且还是肝癌!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会是真的,她当时的想法就是想立刻见到他们,想看看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至于秦慧娟怎么会成为了李郑一的妻子,姚新丽现在已经无暇顾及了,她的心思完全集中在李郑一的身上。 

看着护士记录里李郑一入院的日期正好是他们分手后没几天的时间,也是李郑一对她说要出去学习的那个时间。这个时间点让姚新丽感到有些蹊跷了,这可不是凑巧两个字能解释得了的,难道说他们是……?不可能,姚新丽马上否定了内心的想法,他们绝对不可能是为了不让自己受到李郑一的拖累故意上演的这个苦肉计。且不说他们的想法有多高尚,就秦慧娟在医院里这个妻子的身份就无法解释清楚他们之间的事,这可不是随意可以冒充的,而且李郑一的个性也不会允许秦慧娟这样做。难道李郑一之前的一贯表现都是装出来的吗?姚新丽想到这里不敢再往下想了,只觉得这件事越想越复杂,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见到李郑一,只有亲自见到李郑一,所有这些让她不解问题也就都有了答案。 

姚新丽的想法有了,但勇气还是不够。,去面对李郑一,这让她还有些犹豫。不要说自己过去是否真的爱过他,就从曾经是一对恋人的角度说她也觉得很别扭,她不具备影视剧中那些八零后女孩的超俗和洒脱,对和自己有过恋情的男人还可以从容面对,起码在刚刚分手的这个阶段里她会觉得很别扭。她有着正常女孩所应有矜持和与人交往的尺度,在她看来,对有过或曾经有过情感关系的男女是不宜见面的,尤其在一方又有了新感情的情况下。不要说见面后的第一句话该怎么了,就是在面对秦慧娟这个问题上也会让姚新丽很尴尬。 

见是不见,怎么见,就像一道难题摆在姚新丽面前,让她思来想去一直也没有一个准确的主意。直到母亲打来电话,姚新丽才注意到自己已经出来很长时间了,而且也走过了自己所住的旅馆很远,要想再走回医院去,却已找不到回去的方向。看着天色开始慢慢地发暗,姚新丽没有再犹豫,赶紧打车回医院,再晚父母就要担心了,这还是第一次出来这么久。 

“新丽你可回来了,你看看你爸这都急得不行了,非要让我给你打电话呢。”看见女儿回来了,母亲韩萍有些责怪地说道。 

“在宾馆不小心就睡着了,一下就睡过站了。”姚新丽随口说道,然后对父亲姚爱国说: 

“爸,你找我干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以前你也不这样啊,现在怎么变得婆婆妈妈的了呢。” 

“事倒是没什么事,就是在医院里闲的吧,出了院回家就好了。”姚爱国倒背着双手站在窗前头也不回地说。 

“新丽,你还不知道你爸的心事吗?他是在担心你和郑一的事…….” 

“妈,你怎么又来了,不是和你说过了现在不要提这个事吗?”姚新丽急忙打断了母亲的话。 

韩萍被女儿的话惊呆了,姚新丽的声音有些高,是对父母说话从来没有过的口气,让韩萍一下就感觉到了女儿的心里很烦躁,不用问,这种心情是和李郑一有关,因为他爸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可让她担心的了。 

姚新丽这个不正常的语气,连站在窗前的姚爱国也感觉到了,姚爱国的心里也有些沉重了。 

这时窗外不知何时开始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的将天空弥漫成浑浑浊浊的一片。难得的一场大雪让这座城市终于有了冬天的景象,护士和医生都兴奋地说这样的大雪已经好多年没有看见过了,然而这样的天气对姚新丽来说却没有什么的新奇的感觉,反倒是像这厚厚的积雪就压在她心里一样,让她感到异常憋闷。 

还有两天,姚爱国的点滴就结束了,医生说再做一次全面复查后,基本就可以回家了。眼看就要出院了,姚新丽还没有下定决心去见李郑一,也许是她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时间和方法,这让姚新丽有些着急,整天坐卧不宁的样子。 

姚新丽在情绪上的变化让姚爱国夫妇心里很不安,却又不好去问女儿。他们担心女儿和李郑一之间可能出现了什么问题,让女儿受到了某种委屈。作为女儿和李郑一这种关系的始作俑者,他们有着说不出的内疚和自责。他们了解女儿,如果女儿和李郑一之间之间真的出现了什么问题,责任绝对不会在女儿的身上,那么,受委屈的一定是姚新丽。他们对当初为女儿选择李郑一有些后悔了,一旦在这件事上让女儿受到什么伤害他们会自责一辈子的,毕竟李郑一是他们夫妻两个首先看好的,否则女儿也不会和李郑一发生这样一段感情。 

“新丽,告诉妈,你和郑一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闹矛盾了吗,还是……”趁着姚爱国自己出去不在屋里的时候,韩萍赶紧问道。 

“妈,没事,什么事也没有,你别担心了好不好。” 

“妈看你的情绪不太对,你一定有心事瞒着我们。新丽,有什么事就说出来不要放在心里,不管是感情上的还工作上的都要讲出来,我们即使帮不了你什么,起码也能给你提出点建议,会让你的思路更宽阔一些。” 

“妈,我说没事就是没事,你和爸就不要胡思乱想了。爸就要出院回家了,可别没事找点事让爸上火了好不好!”姚新丽有点不耐烦地语气说道。 

“好好,没事就好,我和你爸这不是在担心你吗,你这样说我和你爸也就放心了。”韩萍见女儿有些心烦也就赶紧把话打住了。 

“新丽,你在屋里等着,我去看看你爸溜达到哪了。”韩萍说完就出去了。 

上一条:山猫 七十六
下一条:山猫 七十四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