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穆棱门户   ■ 市人大   ■ 市政府   ■ 政 协
 首 页  机构职能  通知公告  文艺动态  穆棱河文学  词乡流韵  棱河艺苑  文化名人  文艺家协会  推荐阅读 
欢迎访问本站,今天是:
穆棱天气: 气象预警】【乡镇天气
   
   
 
当前位置: 首 页>>穆棱河文学>>小说部落>>正文
山猫 七十四
2018-09-28 14:15 李昌胜 穆棱市文联

随着姚新丽的分析不断深入,她的脑子也开始乱了,纷乱的思绪让她找不到一条清晰的思路,也找不到一个可以说明他们并没有在一起的理由和线索。 

自从那次在李郑一办公室里发生了这场误会之后,姚新丽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李郑一和秦慧娟,三人之间也从没有联系过。 

在李郑一和姚新丽分手这件事上,实实在在地说对姚新丽的打击并不是很大,甚至可以说是算不上打击。因为在她心里,李郑一不是她想要的那种类型的男人,对李郑一的背叛(姚新丽一直这样认为),姚新丽没有感到一丝的难过,只不过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心理让她从内心里实在不想再见到这两个人,就像我们在前面说过的一样,更多原因是她不想面对的那种尴尬。同样,在李郑一和亲慧娟的心里,他们或许也是这样的想法,不想面对那种尴尬的场面。 

姚新丽本以为辞了职离开那里后,这一生就不用再看到这两个人了,也就永远不会有这样的尴尬场面出现了。可是万万没想到,事情就是这么巧,自己竟然会在这里遇上秦慧娟。还有一个让姚新丽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李郑一竟然也会在这里,这对姚新丽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意外。 

去不去找秦慧娟,姚新丽现在有些矛盾,这次的遇见和上次不同,上次见到后她马上就去护士站打听,那是因为自己不能一下就确定她所见的这个人就是秦慧娟。去打听并不是去寻找,打听的目也无非是为了证实一下自己看到的这个人是不是秦慧娟,仅此而已。 

而今天却不同了,不需核实,这个人就是秦慧娟。从姚新丽的个性上说,既然已经确定下来她的身份,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再见她了,见了又说什么呢,两个人能够躲开李郑一的话题吗?一旦提起李郑一自己又该说什么呢?所以还是不见的好。但有一点让姚新丽放不下的是秦慧娟的母亲,觉得自己已经知道了这个情况就应该去关心一下,父亲这场病的感受让姚新丽能够想得出秦慧娟此时的心情,何况她的家境不如自己,来到这里看病不仅是精神上有负担,经济上对秦慧娟来讲也是一个巨大的压力。自己就这样避而不见又有些于心不忍,毕竟四年的大学同学,怎么能说不理就不理了呢!这个想法又促使姚新丽想要见到秦慧娟,想要为她做点什么。现在姚新丽就是在这样想见不想见的矛盾中一时拿不定主意。 

现在要想找到秦慧娟并不难了,姚新丽不会再像上次那样匆匆忙有些怕别人知道似的不能大大方方地找,现在不用这样,只需去护士站或医生那里一查就能查到,因为在这里护理患者的家属也有留档的。 

“新丽,见到慧娟了吗?” 

姚新丽一抬头,母亲已经推着轮椅回来了,父亲姚爱国还没有回来。每次出来都是这样,有人的时候姚爱国就坐轮椅(怕被人不小心碰倒),没人的时候他就会跟在后面慢慢地走。 

听母亲问,姚新丽才想到,刚才母亲也看到了秦慧娟。 

“妈你也看清楚了是她吧?”姚新丽问了一句后就赶紧来到门口看看父亲在哪,就要出院回家了,姚新丽可不希望再有其他的事发生。 

“是她,一定是她。”母亲肯定地说。 

这时姚爱国也进了屋,好人一般坐下后就说: 

“秦慧娟不是你的同学吗,你们又在一起工作,不能电话也没有吧?” 

“是啊新丽,我总觉得你们之间好像有什么事吧,平时你们的关系那么好,每天她都要到咱家里玩,怎么现在连一个电话都没有呢,这不正常啊。”韩萍马上跟着姚爱国的话充满疑问地说。 

“妈,你和爸也真是的,怎么越来越婆婆妈妈的,我回家后不就告诉你们我的电话关机了吗,不就是怕她们打电话问吗,我可不喜欢这样。”姚新丽遮掩地说,其实也不是遮掩,她的确把手机关掉了,她原本就不是一个喜欢张扬的人,何况辞职的事父母还不知道,这要是谁在电话里无意间的把这件事说出来,父母一定又会刨根问底跟着上火的,尤其又赶在父亲有病的时刻。 

“对对,你看我和你爸这个电话,每天都是有人在罗嗦。”母亲很理解地说道。 

“新丽,你不开机可以用我和你妈的电话打一个给秦慧娟,省的这样瞎猜。”姚爱国说。 

“爸,我的事你们就不要操心了,现在还没有确定看到的这个人就是秦慧娟,怎么好去贸然打给人家。再说用你们的电话和我的电话有什么区别,这样我关机还有什么意义了。” 

姚新丽的话让姚爱国觉得也有道理,他也就不再言语了。母亲韩萍却在一旁说道: 

“那也要想法核实一下到底是不是她,要真是她的话就说明一定是她的家人有谁生病了,这样我们就不能在这里装作不知道了。不要说你们的关系那么好,就是一般的同志关系你也应该去看看才对。” 

“新丽,你妈这话说的对,如果这个人真是秦慧娟,就说明她的家人病的不轻,这可是肿瘤专科医院。这个时候我们可不能袖手旁观啊,能帮些什么我们就帮些什么,做事要讲原则新丽。”姚爱国又插话说。 

父亲的话让姚新丽没有再说什么,心里却已拿定了主意,决定去找一下看看,如果真是秦慧娟,自她就大大方方地去看一下她母亲,同学一场自己心里也会安慰,否则将来会后悔的。至于他们三人之间的事没有必要再提起,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吧。这样想过之后,姚新丽也觉得心里有些释然了。 

“嗯,等明天中午人少时我去看看。”稍停片刻后,姚新丽回答父母说。 

第二天打完针,吃过了午饭,医院走廊里来来去去的脚步声也逐渐的少了,回家的回家,休息的休息。姚爱国和李郑一所住的病房是专门为一些有级别的公职人员或有钱一族所准备的,不像其他病房楼道里都住满了人,相形之下,这里环境要肃静得多。要在往常姚爱国就要开张罗出去走走了,今天没有,他知道女儿一定会在中午这个人少的时间里去找秦慧娟,所以他也就很自觉地放弃了中午出去走走的习惯。 

姚爱国也见过秦慧娟,虽然对她不是那么了解,但从她和女儿关系上来讲,姚爱国对她还有一点模糊的印象,是好是坏倒无关紧要,姚爱国心里总是觉得秦慧娟出现在这里好像有些不太寻常,似乎有什么事情让他有些不安,却又不好问女儿。问什么呢,难道别人在这里住院就不正常了吗,姚爱国又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荒唐。 

“新丽,现在人少你去吧,今天我也不出去了,睡个午觉。”姚爱国说道。 

“韩萍,你也休息一下。”姚爱国又说。 

“也行,你们休息吧,我去值班护士那里问问。” 

护士站离姚爱国的病房不是很远,姚新丽这些天和护士已经很熟悉,护士也都知道他父亲的身份,因为住进这样高等级病房的病人都不是普通人,这个常识在护士心里很清楚,所以不用谁特别嘱咐,她们也会特别地予以照顾。 

“新丽姐,有事要我们帮忙吗?” 

姚新丽人还没到地方,值班护士就客气地迎过来问。 

“嗯,还真有点事让你们帮忙呢。”说着话姚新丽也到了近前。 

“说吧,什么事,姐。”护士满口应道。 

“麻烦你给查一下,有没有一个东北来的患者或者是陪护家属,她叫秦慧娟,二十多岁......”姚新丽简单地把秦慧娟的外貌特征介绍了一下。 

护士想了想后开始查找登记册,厚厚的一个本子翻过之后有些遗憾地说: 

“姐,咱们这里没有这么个人,是不是你看错了?”姚新丽听了说不出是高兴还是失落。总之,像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一样让她感到踏实了。 

“可能真是我看错了,没有就算了,你快休息吧。”姚新丽说完朝着护士笑了笑,然后离开了护士站。  

就在姚新丽刚走出去几步远的时候,就听见护士在她身后喊她: 

“姐,姐,你先回来一下。” 

姚新丽心里一惊,又急忙转回来问道: 

“有这个人了?在那间病房?” 

“不是的,姐,我是想告诉你,咱这里没有不等于别的科室没有啊,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问。”护士说完拿起了电话,还没有拨出去又问: 

“姐,你知道她或者是她的家人患的什么癌吗,要不咱不知道问哪个科呀?” 

“哎呀,你这么突然一说我还一下想不起来了。”姚新丽认真地想了一下后说: 

“不行就算了吧。”姚新丽有些犹豫。 

“没事,姐,我挨个问问,先从内科问吧,然后再问其他科。”护士说完就开始拨打电话。 

姚新丽此时已经对秦慧娟不那么感兴趣了,秦慧娟在不在这里对她并不重要。原因很简单,既然护士在这里查不到她的相关信息就说明她没有住在这个区域,或者是她根本不在这个医院里,那个人只不过是长的像秦慧娟而已。再退一步说,即使这个人就是秦慧娟,对姚新丽来说也无关紧要,有一点是肯定的,她母亲绝对不是这个科的患者。既然不是这里的患者,那么秦慧娟就不会经常出现在这里,除非是特殊情况。现在春节越来越近了,父亲出院也就是几天的事,要想再在这里遇见这个人,可能性也越来越小,甚至说是没有。 

只要在出院前这几天不遇见秦慧娟,那么秦慧娟和李郑一的事情就不会被母亲韩萍知道,这样姚新丽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尽管是这样想,姚新丽还是站在那等着,电话那端什么结果已不重要,主要是出于对护士的礼貌。 

“别着急姐,她们在查呢,有没有一会就知道了,不行再去别的科找。”护士怕姚新丽着急,安慰着她,随后就和姚新丽东一句西一句地闲扯了起来。 

“姐,听说你们快出院了,真替你们高兴,医生告诉哪天出院了吗?” 

“嗯,这些天也辛苦你们了,等出院那天请你们吃饭。” 

“不用了姐,看着你们能平平安安的出院就是患者给我们的最大回报了。姐你不知道,看着有的患者从我们这里没有希望地回去,有的还……我们心里也可难过了。” 

“嗯,你们天天接触这样的患者也真不容易,看看这里的患者,比火车站里的人都多呀。”姚新丽有些感慨地说。 

上一条:山猫 七十五
下一条:山猫 七十三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