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穆棱门户   ■ 市人大   ■ 市政府   ■ 政 协
 首 页  机构职能  通知公告  文艺动态  穆棱河文学  词乡流韵  棱河艺苑  文化名人  文艺家协会  推荐阅读 
欢迎访问本站,今天是:
穆棱天气: 气象预警】【乡镇天气
   
   
 
当前位置: 首 页>>穆棱河文学>>小说部落>>正文
山猫 七十二
2018-09-28 14:12 李昌胜 穆棱市文联

当然,秦慧娟这个想法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也要根据具体情况而决定。就像现在她和李郑的这种关系,可以说李郑一就是她心里最理想结婚对象了,而且两人也有了身体上的交合,但秦慧娟却没有把这只避孕环取出来。 

在秦慧娟和李郑一有了第一个夜晚之后,她曾想过这个问题,但她决定暂不把避孕环取出来。原因很简单,因为到目前为止,她还无法确定李郑一的身体最终能不能得到彻底的康复,尽管现在专家医生在不断地说治疗效果很不错,但这并不能肯定李郑一身体会彻底康复。秦慧娟心里清楚,李郑一的肝癌不同与其他癌病患者,他的肿瘤是长在人体最重要的器官上,不要说是恶性肿瘤了,就是良性肿瘤也可能会要人命的。所以秦慧娟当即决定,不能让自己怀孕,无论她心里怎样爱着李郑一,哪怕去为他换肝,为他去死,但绝对不能为他生孩子!这一点上,她不同于影视剧里那些痴情的女孩子,为了自己的所爱,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情况,也要拼命为他生下一个孩子。这样的想法秦慧娟是不会有的,在她没有确定李郑一究竟能活多久的前提下,她绝对不会为他生孩子,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在没有降生或生下不久时就没了父亲,这样的事情在秦慧娟看来有些太残酷了。 

没想到自己随便一说的话竟然扭转了李郑一的沉痼思想,这让秦慧娟有些所料不及,也为自己这句故意却没有恶意的话感到有些后悔了。她担心一旦有一天李郑一知道了她上了避孕环根本不可能怀孕的真相,依李郑一的个性,这件事对她将是什么样的后果呢? 

当然,秦慧娟的想法也可能是多余的,只要她不说,李郑一又怎么能知道她上了避孕环呢,还有秦慧娟对李郑一说肚子里的孩子,这也只是一个假设的命题,谁能保证一对男女睡过了就会怀孕呢?李郑一再没有经验也不会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吧,所以说秦慧娟的担心是有些多余的,凭她的情商这些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但不管怎么说李郑一的改变还是令她高兴的,她在庆幸自己那天的勇敢和果断,如果没有自己的勇敢和果断,她和李郑一就做不成那件事,他们两个至今也还要分床而睡,自己日夜都在梦想和李郑一睡一次的愿望也不会这么快的实现。更主要的是李郑一至今也还不会品尝到他的人生乐趣。秦慧娟相信,男女间交合在一起的那种欢悦也是重新唤起李郑一对生活和生命希望的一个主要原因。 

“秦慧娟,今天下午栽出去我不要用轮椅了,好像人不行了似的。”还在点滴中的李郑一对秦慧娟说道。 

这几天李郑一出去活动都是坐着轮椅由秦慧娟推着。这是医生的建议,主要是怕走廊里有时人多容易被碰倒,坐在轮椅里比较安全,连姚新丽的父亲现在坐轮椅出来也是一个道理。 

“傻瓜,你以为我愿意推着你呢,也就是你这个大部长才有这个待遇,你看别人谁有,人家跟本就不允许你在走廊过道里瞎溜达。”秦慧娟说。 

“那样更好,以后就不出去了,我就在屋里这样走着活动,省的还给医院里添麻烦,再说坐在轮椅里也锻炼不了什么。” 

“嗯,也是啊,也好,以后咱就在屋里活动的了,外面的空气也不好,又是赶在年跟前儿,万一再感冒了或被碰倒了咱可就回不了家了。”秦慧娟对李郑一的话想了一下觉得也有道理,于是很赞成地说。 

秦慧娟和李郑一的这个想法的确很有道理,这要真的遇到了什么意外情况,在这年根儿的时候的确是个不小的问题。 

同样的事情,姚爱国却不这样认为,每天他还是坚持着出来活动一圈,他把去走廊里的活动看成是为了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每天吃过午饭后他就会开始张罗着,让老伴韩萍推他出去: 

“走,咱们到门口去换换新鲜空气去,新丽你也出来走走,不要总呆在病房里空气不好。” 

也正因为姚爱国和李郑一出来活动的时间不同,姚新丽一家和李郑一秦慧娟他们也就错过了相遇的时机。随着后来李郑一决定不再去走廊了,这让他们相见的机率也就更低了。 

随着李郑一的心态改变,整个人的精神面貌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身体各项指标都已近乎于手术之前了,人也在增胖。这样明显的变化让专家教授们都感到很吃惊,甚至开始怀疑当初的诊断。 

不出专家们的所料,经过他们几天的认真研究后得出一个惊人的结果,李郑一的情况果然不同于其他同样疾病的患者。他们在李郑一的病理检查中找到了疑点,经过近百次对比,他们发现在李郑一的癌细胞与其他癌症的机理有所不同,他的癌细胞呈现出了一种异变,这个异变如果不经过仔细辩证是很难被发现的,也就是说他的癌细胞呈现出的基因密码是介于良性和恶性之间,从学术的角度还不能明确判断他这是从普通肿瘤正在趋向恶变,还是恶性肿瘤在向良性方向发展,这个界限很模糊,还需要严肃的科学论证。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无论它从哪个方面发展,对李郑一和秦慧娟来说都是一个惊天的好消息。如果是良性肿瘤在趋向恶变,那么就完全可以推翻先前恶性肿瘤的诊断,也就是说这个肿瘤在还没有完全发生恶变的时候就被切除了,换句话说这只是肿瘤有恶变的可能;如果说是恶性肿瘤出现逆天的良性转变,那么毫无疑问,这又是世界医学史上靠自己的身体机能将恶性肿瘤自我修复的一个奇迹。 

对于这样的结果,专家和教授们没有直接告知李郑一本人,他们还是怀着科学谨慎的态度等有了准确的论断之后才能告知患者,只不过处于兴奋和对患者负责任的态度,他们把这个好消息委婉地告诉了秦慧娟,这样会尽早免除患者家属的忧虑,然后再由患者家属把她的理解转述给患者本人,这样就会从心理上让患者对战胜疾病有了更大的决心和希望。这对患者的康复是有利的,而且对以后意外情况的出现也撇去了医生对病情出现误判的责任。 

就在这次检测报告结果出来后,专家又把秦慧娟单独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按常规讲,这样的事情医生就可以做,可现在有些事就是这样,不管你是院长还是教授,还是其他什么部门的领导或官员,一旦你接受了人家的委托,你就要为人家负责,最后要对人家有个交代。如果没有接受人家的托付,自然你也就没有必要这样事事都要向人家说明。正如那句老话说的那样——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专家现在就处于这样的角色,在和李郑一所在的县医院领导沟通后,专家决定把这个大概的结果亲自告诉患者家属。 

“小秦子,要恭喜你呀,你爱人的情况又有了一个新的变化。从目前的检查结果来说,他的肝脏机能恢复得特别的好,不仅大大的超出了我们之前的所有设想,而且有些组织的恢复已经完全达到了正常功能。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这就是说你爱人的身体已经基本康复了,也就是说你们的情况现在完全可以出院了,可以回到你们当地的医院进行辅助性治疗,这是不是一个值得庆贺的喜讯呢?”专家兴奋地说着,并且关注着秦慧娟的情绪变化。从一开始接触秦慧娟,专家就发现这是一个情绪易于激动的女人,说不定她会在自己的话语后能有什么样的反应,他怕她做出一些过于激动的举动,比如过来突然抓住他的手要说谢谢,或者干脆给他一个感谢的拥抱,总之他要时刻提防着这些过激的行为举动,当然这些举动也都是善意的,可以被理解和接受的。 

可是几秒钟过后,专家发现秦慧娟还在那里神情懵懂地看着自己,好像还在等着他继续说下去的样子,这让专家感到有点尴尬了,心想,可能是秦慧娟没有听明白自己的话,随即问道: 

“小秦子,我刚才的话你听懂了吗?” 

“嗯,我听懂了,上次医生就和我说了。”秦慧娟这才微笑着点头应道。 

“嗯,你听懂了?” 专家对秦慧娟的回答感到有些惊奥了。 

他不知道医生怎么会在在自己之前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秦慧娟,专家不免有些惊奇地又问: 

“医生怎么和你说的?什么时候说的?” 

“医生前些天就对我说了,郑一的情况很好,可以考虑出院回家用中药调理了,这样的话已经听了好几次了。” 

显然,秦慧娟把医生先前说的话和专家现在说的话混淆在了一起,所以才没有为专家这番话感到惊奇。专家一听不禁笑道: 

“你说的没错,但每一次都有每一次的意义,不是每一次它们都是相同的概念。我这么和你说吧,小伙子的情况现在不是很好,而是特好,懂了吧?特好是什么概念,就是你爱人很可能就要创造出一个癌症病人在治疗中的奇迹。” 

专家高兴得也有点语无伦次了,心里总想要把事情的结果直接告诉秦慧娟,但出于职业操守还不能把话说的太肯定,因为科学来不得半点马虎,没有确切理论根据之前是不可以随意臆想和猜测的。尽管秦慧娟也是本科毕业,但对医学实在是门外汉,对专家这些话也是听的迷迷糊糊,究竟专家想说什么她也搞不清楚了,于是只好直接问道: 

“医生,你的意思是不是说郑一现在彻底被治好了?” 

秦慧娟这句话让兴奋中的专家马上变得冷静了,因为秦慧娟这个问法让他不好直接回答,专家也觉出可能是自己的话说得有点带有误导的成分,看来这个姑娘脑子不会太转弯呀。于是,专家马上改变了语气说道: 

“小秦子,怎么跟你说才能让你明白呢?”专家似乎也有些为难了。 

“这么和你说吧。”专家思索了一下后继续说,“你爱人的请况客观地说是这样,第一阶段的治疗已经圆满完成了,等过完正月十五或者出了正月之后,你在当地做一下复查,看看这个阶段服用中药的效果如何,如果还是很理想的话,就可进入第三个大反攻阶段了。哈哈哈,小秦子,有可能在第三个阶段中你爱人就会有奇迹出现了。”专家说着说着又高兴起来,把秦慧娟的情绪也带了起来,真的像专家之前预想的那样,秦慧娟过来就抓住了专家的手,期盼的目光问: 

“医生,你快告诉我,你说的第三个阶段结束后,是不是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秦慧娟把专家给问住了,不知道秦慧娟为什么会这样问,因为在专家看来他们就是夫妻,这和结婚似乎没有什么关系,无非就是个形式的问题。而这根本就不是要考虑的问题,也不是他们做医生的可以给出的建议。 

上一条:山猫 七十三
下一条:山猫 七十一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