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穆棱门户   ■ 市人大   ■ 市政府   ■ 政 协
 首 页  机构职能  通知公告  文艺动态  穆棱河文学  词乡流韵  棱河艺苑  文化名人  文艺家协会  推荐阅读 
欢迎访问本站,今天是:
穆棱天气: 气象预警】【乡镇天气
   
   
 
当前位置: 首 页>>穆棱河文学>>小说部落>>正文
山猫 七十一
2018-09-28 14:11 李昌胜 穆棱市文联

看得出来,秦慧娟这是在和李郑一没话找话。其实外面的树木依旧还是冬天那种休眠的样子,硬邦邦的树皮裹着树干直挺挺的看不到半点的柔韧,稀疏的枝杈就像无数张开的手掌伸向天空。 

每天都是这样,秦慧娟忙的不主动说话,李郑一就不会先开口,只有秦慧娟先说几句后,他才会断断续续跟着说几句,基本都是一问一答的形式。现在也不例外。听了秦慧娟的问话后,他只是嘿嘿的一笑,一句话也没说,效果还不如先前呢。秦慧娟看了看他又说: 

“人家跟你说话呢,咋不吱声呢,嗯?”秦慧娟故意嗲声嗲气的声音,她知道李郑一有心事,而且是和自己有关。 

的确,这个时候的李郑一确有心事,正如秦慧娟猜测的一样,此事真就和她有关。 

别看他们两个人现在已经睡在了一起,但李郑一的热情却没有因此而升温,对秦慧娟的看法也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对秦慧娟的态度也时好时坏,是性格使然还是病中的心情让他的情绪起伏不定,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但从内心里他还是想尽量对秦慧娟好些,可一想到他们目前的这种关系,李郑一心里又开始矛盾了,总是在想,自己这样做是不是错了,这样是不是会伤害了秦慧娟,虽然说现在男女在一起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更不是什么违法犯罪的行为,可是这种行为在李郑一心里就不是这样简单了,他总觉得男女间一旦有了这样的行为,那么他们的关系也就完全可以确定下来了,那就是情侣关系,而且将来还要必须结婚走到一起才行,如果这要是在他生病之前发生的,那毫无疑问,他一定会迎娶秦慧娟,不管过去自己是怎样反感过她。谁让你和人家睡觉了,既然睡了人家你就要负起这个责任,除非人家不愿意嫁给你。可是目前的情形却不同了,自己是一个患有绝症的病人,自己现在是否还能承担起这份责任,这才是李郑一心里想的事情。 

那天夜里冲动过后,李郑一从秦慧娟的身上一下来就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没有把持住,这么草率地就和秦慧娟做了这件事,心里那种内疚感让他很自责,就像犯下了滔天大罪一样恨不能狠抽自己几个耳光,并且在心里不止一次地告诫自己——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可是,事情刚刚过了不到半个小时,他又上到了秦慧娟的身上…… 

第二天夜里,秦慧娟再次进了李郑一的被窝后,之前的决心和努力又被秦慧娟的身体瞬间融化了,而且那么彻底。 

李郑一就是这样在反反复复地下决心,又反反复复继续和秦慧娟做下去的过程中,让自己的一些想法也慢慢的发生着改变。这个改变最明显的方面就是从第一次和秦慧娟上床后的不好意思和后悔,到现在一点点的习惯和习以为常,有时竟会在不用秦慧娟主动的情形下,他会情不自禁地把手伸进秦慧娟的私处,甚至会有一种秦慧娟不睡在身边,他就会感到不踏实的感觉。 

尽管如此,但在对待秦慧娟的态度上,他还是原来那样,严肃冷峻不苟言笑。 

“管你什么态度呢,既然是我的人了我就负责任,你也要尽义务,不管这样的好日子能有多久,只要在一起就要和你睡在一个被窝里,这个做法是坚定不移的。”秦慧娟这样想。 

所以秦慧娟不管李郑一情不情愿,也不管是打完针还是没打完针,李郑一的手就像是被秦慧娟买断了一样,始终被她拉在手里。 

看着李郑一并没回答自己的话,秦慧娟就晃动着他的手继续娇滴滴的声音说: 

“你快说呀郑一,这里的季节是不是比咱们那早呀?” 

听秦慧娟又问,李郑一转过头,很异样的目光看着秦慧娟,就像有什么很重要的话要和她说又不想说的那种纠结的样子。 

“怎么了郑一,是不是又烦我了?”秦慧娟不加隐晦地问。 

自从和李郑一有了第一次的身体接触之后,秦慧娟也就不在乎他对自己的看法了,只要看到李郑一的表情不太好时,秦慧娟就会主动问他,有时她的这个问法会让李郑一很尴尬,不知道怎样回答——说没有,这不是他的心里话;说有,你晚上又会上人家的身上呢,这又怎么说呢!所以这时候李郑一就会勉强地一笑,不去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过来问道: 

“秦慧娟,你现在问这样的话还有意义吗?”然后就把这个问题给绕过去了。秦慧娟也不在乎,跟着说: 

“就知道你会这么问。” 

秦慧娟这样的问话有时候也会在两个人亲热的时候去问李郑一,当然问法就不是现在这样的直接了,因为这个时候是两人都进入到那种极为兴奋的状态下,太直接了会破坏了两个人的好心情。但也是基于这种情形,秦慧娟才会以这样的方式来作为自己的另一种宣泄方式。这时候处于兴奋状态中的李郑一就会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把她的话给堵回去。所以,秦慧娟这个问题李郑一始终也没有给她个准确的答案。 

就像现在,李郑一一个回马枪似的反问让秦慧娟也不好回答了,按着前几次的惯例,两个人就会陷入一阵沉默之中。但今天的情况有所不一样了,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李郑一忽然看着秦慧娟问道: 

“秦慧娟,你说,我还能看到这个夏天吗?” 

秦慧娟先是被他问的一愣,随后厉声对他说道: 

“闭嘴李郑一,你咋不问问你还能看到明天呢!”秦慧娟很愤怒的样子直视李郑一。 

“整天在脑子里尽瞎乱想,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就是不信,医生的话是可以和患者随便乱说的吗,天天装的很坚强不怕死的样子,那你还问这个干什么!管他能不能看到夏天呢,过一天是一天好了。”秦慧娟好像真的生气了。 

随着他们的关系改变,秦慧娟在李郑一的面前越加体现出了未婚妻的样子,有些话也不像过去那样想说不敢说的,现在她什么都敢说了,就像又回到她原来那种个性上了。 

“郑一,以后你这种话不许再说了,知道吗,你说这种话的时候我有多难过。”秦慧娟说着眼圈不觉得有些要红了。虽然李郑一此时没有去看秦慧娟的眼睛,但他从秦慧娟说话的声音里似乎也察觉到了,随即也不由得跟着嗨了一声后又说道: 

“秦慧娟,都是我不好,如果我真的有这一天希望你……” 

“李郑一你在说什么?你是怎么了,谁好谁不好的现在说这个还有用吗?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你干嘛还要说这些?我不管了,我现在已经和你睡在一起了,你就要对我负责任,负一辈子的责任!” 

“可是……” 

“可是什么,没有可是。”秦慧娟真的有些生气了,她把手一甩就把李郑一的手给甩了出去,然后正面对着李郑一的眼睛继续说: 

“李郑一你给我听好了,你现在不仅要对我负责任,还要对我们的孩子负责,你听懂了吗?”秦慧娟这句话险些给李郑一惊得眼睛掉出来。 

“你说什么秦慧娟,我们的孩子?你不是开玩笑吧?” 

李郑一有些紧张了。这个问题他还从没有考虑过,根本就没想过秦慧娟怀孕这个事。也许是因为他是第一次经历男女之事,所以根本没往这个环节上想,现在被秦慧娟这样一说他才感到问题有些严重了,而且越想越觉得可怕,越想越觉得这个情况出现的可能性。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这些天他和秦慧娟做了多少次,如果秦慧娟真的怀了孕,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不说自己还能活多久,就是自己的身体没有问题也不能让秦慧娟婚前怀孕啊。 

听到李郑一的疑问,秦慧娟表情严肃地说: 

“谁和你开玩笑,你自己不会想吗?” 

此言一出更让李郑一感到害怕了,想不到自己最后贞洁不保,就是死都死不静心了,也就是在这一刹那,李郑一的思想发生了一个惊天的改变,他开始有了要活下去的渴望,活下去的目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秦慧娟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他要对孩子负责。因为他知道,现在即使劝秦慧娟不要这个孩子也是不可能的,秦慧娟的态度很明显,她会不顾一切要把这个孩子生出来,不管自己是否能逃过这一劫。 

当然,李郑一现在这个要活下去,想要负责任的想法,他是不会对秦慧娟说的,他觉得说出来没有用,因为自己能否活下来,活多久也不是他所能决定的,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自此以后他要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改变过去那种消极等死的态度,让自己的治疗能够达到一个最理想的效果。 

这样想过之后,李郑一便没有什么害怕的了,事情已经做了,就要正确面对,勇敢承担,何况结果不久也要出现了,否则不仅对秦慧娟不公平,对自己的孩子也不公平,即使自己活不了多久,他也要给秦慧娟母子一个应有的名分。 

生活中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当你专心努力地要去改变,或者要获取什么的时候,结果却总是与你的想法背道而驰;有时候当你已经对某些事情不再抱有希望的时候,一个无意间的行为或者是简单的一句话,很可能就会改变你的想法,让你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就像现在李郑一思想上的这个瞬间改变,对秦慧娟来说恰好就应了“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这句话。本来秦慧娟对李郑一对自己的态度已不抱太大的奢望,想不到就是自己这一句怀孕的气话,竟会让李郑一有了根本性的大转变。 

虽然李郑一并没有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但秦慧娟还是感受到了。 

比如说在过去,李郑一从来不曾主动要求秦慧娟找医生过来给他做检查,从来也不主动要求服药和主动地进行功能性的康复锻炼;还有,他对癌症的一些治疗常识也从来不闻不问,一切事情都是你让我怎样就怎样,你不来我也不找,你不说我也不问。想在情形不同了,李郑一时不时就让秦慧娟去找医生和专家一起商讨自己的情况,每当听说自己的情况有了有明显的改善后,他都会主动对专家说谢谢,等医护人员离开后,李郑一就会情不自禁地笑出来,而且吃药也不用秦慧娟督促,吃饭也能按着医生的建议吃一些有益于身体康复的食物了,不管是不是自己喜爱的。这些变化都被秦慧娟看在眼里,但她并不知道是因为自己那句气话起了作用,她早已把那句话忘干净了。 

如果秦慧娟要是知道李郑一是因为自己那句话起了作用,她一定会感到懊悔的,因为在大学有了男朋友不久,她就像其他恋爱中的女同学一样去医院做了必要的避孕措施,就是上避孕环。直到今天这个避孕环还没摘去,她想着等有了自己要结婚的对象时再取下来也不晚。 

上一条:山猫 七十二
下一条:家务(小小说)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