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穆棱门户   ■ 市人大   ■ 市政府   ■ 政 协
 首 页  机构职能  通知公告  文艺动态  穆棱河文学  词乡流韵  棱河艺苑  文化名人  文艺家协会  推荐阅读 
欢迎访问本站,今天是:
穆棱天气: 气象预警】【乡镇天气
   
   
 
当前位置: 首 页>>穆棱河文学>>小说部落>>正文
家务(小小说)
2018-09-28 13:46 李乔乔 穆棱市文联

又因为家务,她把家闹翻了天,最终他深情地看着她的眼睛语重心长地总结到:“好好的日子,你说你瞎闹腾啥?”  

她欲言又止,因为她知道,她和他说不明白,干脆紧闭嘴巴,她咬了咬嘴唇,把泪使劲往心的深处咽了咽……  

“你到底有没有混上些小三?能不能在她们中间培养一个像我一样把工资全部交给你管理,任劳任怨做家务,像照顾小孩一样照顾你的一个人?而我越来越老,在这个家有点吃不消了。”她趁他高兴的时候,半开玩笑地试探说。  

他没有答话,但她看得出,他的眼睛此刻显示的是及其愤怒的神情,她立刻停止了这样的玩笑话,因为她知道,把他气病了还是她的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周六周日是上班一族休闲的时光,但也会成为不协调夫妻的烽火场。”她在心里总结到。  

不喜欢出门玩耍的他们,周末双双总是蜗居在家,她不停地做家务,他总是旁若无人地躺在沙发上看手机或小睡。她发现他白天的觉特别多,刚醒一会儿,不久又睡着了,她一个人忙不过来的时候,无论用多高的嗓音招呼他帮忙时,总是没人应和。她知道他真的睡着了,或根本装作没听见。  

“你吃完饭出去溜达溜达吧,没事别老窝在家里,或者去老人那里看看,没事陪老人唠唠嗑也行。”午饭的时候她说。目的是想把他哄(轰)出家门,自己一个人清净地做家务,眼不见他的懒心不烦。  

她的脾气有时很暴躁,特别是做家务累了的时候。她已经做了一上午的家务,下午会很不情愿地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做,她怕自己忍不住会支使他干活,如果他不情愿,再遇到她的心情不佳,也许会爆发一场不必要的“战争”。  

但无论她怎么软硬兼施地轰,今天他仿佛是铁了心,继续躺在沙发上依然故我。  

她实在不想在这个家继续任劳任怨了,她再次尝试着改变他,一是为他好,二是她自己的体力确实不如从前了。  

为他好,是因为,她将来为了孩子,有可能经常地远离家,留下他一个人不会做家务,那样会直接影响他的生活质量。  

“你把窗户擦一擦。”她知道他有时是听话的,那得碰运气,遇上他高兴的时候。  

“我不擦!”  

看来她今天的运气不太好。  

“为什么?”她有点不服气,明知故问。  

“我就不擦!”他本来闲话就少,话语很简短,语气很强硬。  

“为什么呀?”她仍明知故问,明摆着今天他心情不好,不想做家务。“做家务不能凭愿意与否,我一个人又洗衣服又做饭,还得打扫卫生,忙不过来,”她没说完,他就接话“那就今天不擦窗户!”  

“今天不擦,早晚不得擦吗?再说,高处我也够不着。  

“我就不擦,怎么着吧?谁愿意擦谁擦我就不擦!”  

“谁愿意干家务?我也不愿意干,大家都不干,这日子咋过呀?”她想说,不行就离婚吧,但总在这个时候她的脑海里便会浮现母亲的音容,那是刚成家那会儿母亲嘱咐她:“男人天生不是做家务的料,SG不喜欢做家务,你就别指望他了,你一个人承包了也没多少活,还能累到哪里去,家务活慢慢做,一天做不完两天做,总有做完的时候,但无论如何,不能拿‘家务’说事,如果因为‘家务’事离婚了,多让人笑话。特别是不能把‘离婚’二字挂在嘴边,多伤夫妻感情啊!记住了,闺女。”  

妈,我记住是记住了,可我不提离婚,提啥呀!  

越过中年即将步入老年的她一边擦窗户一边啜泣,一不小心,从梯子上坠落下来,一边的屁股先着地,疼得她站不起来。他去拉她,她使劲甩开他的手,他讨个没趣,返回沙发上继续睡去了。  

她坐在地板上开始边哭边自虐。自虐的办法有很多,以前试过的如今她都不屑用了,可她又想不出新的花样来,她只好不停的嚎叫,狠狠的用拳头砸地板,然后让身体在原地一边打转一边捶胸顿足地长时间不间断地哭嚎,直到全身抽搐,呼吸困难……可这些行为并没有让他有任何反应,她实在忍不过,跑去厨房接了一大盆水,又跑到阳台对着他最喜欢的几盆花开浇。那些花均是喜旱的多肉,她一边给花灌水,嘴里一边嘟囔着:浇死你们,浇死你们。  

只是给他的花灌水,并不能彻底让她解恨,又琢磨出新招,跑到卧式掀起床单开撕“你不洗,我也不洗,脏了就撕,床单不要了,日子也别过了……”她不定的自语,她想用这些行为和言语去刺激那个不知是真睡还是装睡的人。  

她作的累了,哭的乏了,呆坐在地板上。每到身体因为痛苦过度快不行的那一刻,她的大脑就会突然清醒着“自我安慰”:别自作自受啦,消消气吧,无论是面对死还是面对离婚,你都豁不出去,就凑乎着过吧,除了不做家务,眼前这个人还是值得认可的。  

她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扶物起身,踉跄着走到床边,恍惚间,她仿佛看到了未来人生里,似乎有一处美丽的风景在向她招手,她微笑着迎了上去,心中带着美好的希望渐渐进入了梦乡……  

当她一觉醒来,太阳的光影已经不见了,夜幕笼罩着整个房间,寒冷的窗外黄昏里,偶然传来汽车的笛声与人们嘈杂的低语。  

她起身开灯,发现门缝里有双眼睛,门外的人被突然亮起的灯吓了一跳,仓促的跑回沙发上去了。她知道,是他在窥视她,每次她闹的凶的时候,他都不敢出门,一直在家守着,怕她做出什么危及生命的荒唐事儿。  

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她走进厨房做晚餐。做饭的间隙,她又想起白天的家务计划中窗户没擦,她实在咽不下晚饭,直到把窗户都擦了一遍,才把她做的已经被他剩的晚饭重新回锅热了一下,坚强而没心没肺地吃到肚里。  

晚饭后,她像往常一样,尽量保持着一颗愉悦的心情看书、上网、写自己喜欢的文字,她总是这样在恶劣的家庭氛围中没心没肺地怀着一颗少女的初心,憧憬着美好的人生……  

她很羡慕他有个早睡早起的好习惯,她更羡慕他有个良好的鼾声如雷的睡眠,这样她也省心多了。  

可周一清晨起来,她发现他的嘴唇起了一个大水疱,早饭后,她为他找来红霉素软膏帮他涂在水疱上,她一边涂药一边发现他正深情地看着她的眼睛,稍后他语重心长地对她说:“好好的日子,你说你瞎闹腾啥?”  

原来他嘴上的水疱是她给作出来的,她既心疼又内疚,然后暗下决心:自己是家庭内务的的顶梁柱,无论如何还得像往常那样坚强起来,承包所有的家务!因为他还是有优点的,不喝大酒,不抽烟,不嗜赌。只要休息就在家陪她,工作上进,工资全部上交,就连年底计较奖金的零头都一分不少的拿回来放到老婆手里。他唯一的缺点就是懒,这懒也不是婚后养成的,是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且是最小的孩子被爹妈和三个姐姐养成的,尽管小时候生活在农村,可都没下地干过活。他一路从村里的状元考到县里的状元,进了名校,走出了农村,娶了她。  

想到这些,她心软她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放过他,但她不敢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作他。  

上一条:山猫 七十一
下一条:老爷岭传奇 第四十三回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