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穆棱门户   ■ 市人大   ■ 市政府   ■ 政 协
 首 页  机构职能  通知公告  文艺动态  穆棱河文学  词乡流韵  棱河艺苑  文化名人  文艺家协会  推荐阅读 
欢迎访问本站,今天是:
穆棱天气: 气象预警】【乡镇天气
   
   
 
当前位置: 首 页>>穆棱河文学>>散文庄园>>正文
悠悠万年人狗情
2018-09-28 14:07 市作协 颜福林 穆棱市文联

公历与农历不可完全重合,但2018年大致可以说是狗年(2月16日即春节第一天进入戊戌狗年)。狗年须说狗。 

狗是人类老朋友,“老”至数万年。2016年以前,各国学者一致认为1.5万年前的东亚人类把狼(很可能是灰狼)驯化成家犬。2016年4月25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中国科学家的研究成果表明,狗于3.3万年前在现时中国版图的南方就已经被驯化,时间提前了1.8万年。 

狗自与人类结缘,不离不弃,忠贞无二,介入人类生活的广度和深度远超其它驯化动物。1万多年前,狗跟随人类一路栉风沐雨破冰踏雪跨越当时尚存的白令海峡大陆桥到达美洲。其他大陆的狗的祖先,归根溯源都是东亚狗。 

在认知革命(7万年前)后农业革命前(1.2万年前),人类一直在驯化野生动物,家畜家禽成为人类社会中的一份子,其中马、牛、羊、猪、鸡、鸭等,都比狗的社会地位低。这是因为狗最聪明(大概是遗传了狼的精明),能够胜任多项工作。因其能汪汪地报警(在有野兽或生人入侵原始人居处时)而成为哨兵犬;因其在协助狩猎中的勇猛机敏而成为猎犬;因其能拉雪橇而成为运输犬;因其具有不错的管理能力而成为牧羊犬;演化到近现代学会了干更精准的工作,如破案、导盲。 

我童年即与狗为友。记得那时鄂西农村的家养了十几只狗。70多年过去了,关于那群狗,有些故事仍铭记于心。有一只名叫“牤子”的大白狗,在我家的狗群中显得尤为它高大壮实,卓尔不凡,看家尽忠职守,打猎冲锋在前,它还担任我的坐骑,常常驮着二三十斤的我满院子撒欢地跑,我洋洋得意,它得意洋洋。一年冬天的一个早晨,满身血迹的“牤子”跑进我父亲的卧室,对着还没起床的父亲叫着,摇头摆尾示意父亲跟它走,父亲跟它走到树林里,发现一只刚被它咬死的狍子,原来它是要把猎物献给它的主人!此后不久,在一次围猎中“牤子”严重受伤,父亲请兽医给它医治,没能挽救它的生命,全家人都很伤心,把它埋了,还用土堆了一个坟包。我十岁离开老家时,“牤子的”坟还在。此后我没有回去过那个山村,想必“牤子”的坟早就痕迹无存。可“牤子”一直活在我心中。 

上文说到的那次围猎,大约是1944年我5岁的时候进行的。我父亲和几个要好的朋友总共带着二三十只狗,到一片原始森林中名叫“观音倒坐莲”的地方去打猎。忽然,“牤子”狂叫着率领狗们狂奔到山沟(鄂西的山一座挨着一座,两山之间都有一条沟,有的有水,有的是干沟)对面山上的一小块空地去了,原来那里坐着一只老虎(长大后才知那是华南虎,60多年前就绝迹了,因为原始林木被砍光了),狗们把老虎团团围住,一齐狂吠不止。所有人都很紧张,一齐举起猎枪,预防老虎冲过沟来,父亲紧急用绳子把我绑在一棵老虎够不着的大树上。狗们却毫不畏惧,围而吠之,一波强似一波。“牤子”甚至单枪匹马地冲上去近身咆哮,被老虎一爪打下山沟,受了重伤。狗群没有乱了阵脚,也是仗着团队精神狗多势众吧,老虎坐在中间没有主动进攻。最后,它站起来冲开包围圈怏怏地遁入密林深度。狗们的勇敢和“牤子”的负伤,保证了主人们的安全。从此,“牤子”再也没有力气驮我了。 

狗对人类的服务、忠诚和依恋是不加选择的。我收集了不少狗故事,随机选几则与读者共享。 

四川省成都市崇州的街子镇曾有这么一只棕黄色的狗,可能是与它的主人在长途汽车站走失了,它一连15天在这个车站等的它的主人乘车归来。工作人员说,从首发车到末班车共12个小时,小狗都会静静地趴在停车场边,半眯着眼睛,每当一辆客车进站,它就会立刻跑到客车边望着车窗,有时还钻进车里四处闻闻。每次都失望而归。半个月后它才消失。媒体报道了它,都夸它是“忠犬”。(华西都市报2013年9月9日)

扬州金先生住在村子里的母亲因意外摔倒突然离世。她养的狗狗“来喜子”神情黯然地在屋子里不停地来回嗅来嗅去,大概是希望能闻到主人的气息吧。走累了,便趴在老太卧室床前,伸直两前爪,嘴巴紧贴着地,两只耳朵耷拉着,俨然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办完丧事,金先生打算将“来喜子”带到镇里自己的家,但狗狗三番五次跳下车,带不走它。它则在主人坟前,不吃不喝静静地独自守了三天三夜。后来不知所终。(现代快报2013年2月14日)

《村民偷猎被刑拘三只忠犬被带走后绝食死亡》(人民网2013年12月2日),讲的是珲春市林业局(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境内)抓获了5名非法偷猎野猪的村民,将其猎犬也一并带走(怕落入其他偷猎者手中),其中有四只猎犬绝食,三只死亡,另一只奄奄一息。狗的效忠不加选择,它的脑子里没有“罪犯”的概念。这是狗的“局限性”,有可能被坏人利用。 

《99岁老人去世,忠犬绝食十余天随主人而去》(宁波日报2015年2月11日),这个故事是当时在宁波工程学院读大四的小姚讲述的。死者是他的太奶奶。他说,老人去世前3天起,“大黄”就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开始不吃不喝,老人去世后,大黄更是拒绝进食,强行给大黄灌入鸡蛋液和葡萄糖,都被它吐了出来。它就这么不吃不喝地趴在运送太奶奶的灵柩离开的那条路上望着远方。最后几天,它站都站不稳了,瘦得皮包骨。到2月5日清晨,绝食了整整11天的大黄死了里。老太太的后人将大黄埋在了他生前居住过的房子附近。 

葬狗,古人很早以前就这么做了。孔子的一条狗死了,委托他的学生子贡按相关礼仪埋葬它,说:“路马(君主驾车的马)死则葬之以帷(旧帷帐),狗则葬之以盖(旧车盖)。汝往埋之。今吾贫无(车)盖,于其封也,与之席,无使其首陷于土也。”就用席子裹着把它埋了吧,莫让它的头接触到土壤。(《孔子家语·曲孔·子夏问》)

葬狗礼仪不独中国有。考古学家曾在以色列北部发掘出一座12000年前的墓穴,从骨骼排列看,是一位50岁女性与一个小狗的合葬,妇人与小狗相拥,很亲切的样子。 

人类把爱狗尊狗的传统一直延续了下来。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狩猎、看家、牧羊、拉爬犁等职位日渐式微,狗面临失业窘境。 

人类未雨绸缪,给它们开辟了一个容量极大的就业市场:做宠物。目前全世界有数亿只宠物狗,其中我国有一亿多只(2013年的统计数)。宠物狗数量也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晴雨表,国人现在富裕了,才有余力养宠物。 

狗对职业从不挑三拣四。在人类看来,做宠物就是被倡优蓄之,曾经在猎场上叱咤风云的狗如今沦落如此,情何以堪?可狗狗不这么想,只要是为主人服务,干什么都干得尽心尽力,任劳任怨。在这点上,人不如狗。 

尽管狗如此优秀如此忠心,但还是有很多人在内心蔑视狗,比如,他们每当对他人大放侮辱性訾时就比拉扯上狗:狗样、走狗、狗崽子、狗男女、狗奴才、狗腿子、狗彘不如、狗仗人势、狐朋狗友、狼心狗肺、鸡鸣狗盗、蝇营狗苟、狗急跳墙、狗头军师、狗改不了吃屎、狗嘴吐不出象牙,等等,与狗何涉?干卿何事! 

甚至弃之如敝履,否则哪来的流浪狗? 

甚至与狗谋皮。我是上世纪60年代移民黑龙江的,冬天很冷,商店有狗皮帽子卖。联想到狗被剥皮的场景,不寒先栗。 

更有甚者与狗谋肉。有一种“节”叫做“狗肉节”。文献记载,狗肉节最早始于明初。这个节一直受到诟病。社会主义文明昌盛的今天,为何还有“狗肉节”?据说某“狗肉节”那天,要屠杀上万只狗,其场面之血腥,难以想象,这受到爱狗人士的非议和抵制。但狗肉节主办方宣称有其正当理由。孰是孰非我不清楚,不予妄议。 

不予妄议不等于拥护。我是绝不会吃狗肉的,也不允许家人吃狗肉。狗与人类做朋友已经数万年,不离不弃,忠贞不渝,甚至赴汤蹈火牺牲生命也在所不辞,就算它们并不惮于为人类献出自己身上的肉,但我——面对狗狗的肉,无论如何也是下不了口的!狗狗:你们虽有为主人献出肉身的意愿,但我有不吃你的自由。不吃狗肉于狗们于事无补,求个心安吧。 

求心安仍不得安心。因为在我看来,与狗谋皮某肉,是人类中的某些人践踏了数万年前与狗的契约——当时驯化它们时除了警戒、狩猎、运输等内容外,并没有附加谋其皮谋其肉的条款。人类中不守信誉者不如狗。 

值此狗年,衷心祝福狗狗们好运! 

此刻,我又怀念起了我童年的坐骑——牤子……它的牺牲,结束了我的拥有童趣的童年。 

上一条:记忆中的溜肉段
下一条:别让信任成为危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