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穆棱门户   ■ 市人大   ■ 市政府   ■ 政 协
 首 页  机构职能  通知公告  文艺动态  穆棱河文学  词乡流韵  棱河艺苑  文化名人  文艺家协会  推荐阅读 
欢迎访问本站,今天是:
穆棱天气: 气象预警】【乡镇天气
   
   
 
当前位置: 首 页>>穆棱河文学>>校园文学>>正文
故乡那片月
2018-09-28 14:51 穆棱市第一中学 高二345 张书源 穆棱市文联

 

听到老家要拆迁的消息,想到儿时玩耍的场所将被从地球上抹去,我趁着端午放假赶紧回了一趟老家。

 

沿着通往老家的路,一边骑车一边观察着四周,大概能回想起它原来的模样,路旁的柳树已经开始落叶,一片片卷曲枯黄的叶子,像畏寒的孩子蜷缩在母亲的怀里,一阵阵带着凄清秋意的风吹着,间或有一两片枯叶打着旋儿落下,远离了生它养它的大树,如一去不回的游子,频频回首却停不下远直的脚步。

 

转过一路口,眼前是一片金黄的田野,飘来的是一阵成孰悉的泥路,回到了故居。

 

跨进门槛,我记起八岁那年的事情,我坐在门槛上吃玉米饼,几只鸡赶过来想和我们一起分享,小狗阿黄看不下去,对着鸡们狂吠,我用眼示意,让阿黄别叫,阿黄闭上嘴,乖乖地站在一旁,看着我,像是在给我站岗。

 

门左边那块空地,夏天会种些黄瓜。有一年夏天,我一个人躲到屋后的黄瓜架下,一边听鸟唱歌,一边吃黄瓜,竟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外公、外婆四处寻不到我,请邻居一起找。后来,阿黄钻进黄瓜架,发现了我,对着外面狂吠,众人连忙赶过来,把我抱回家。这些年,古人“天人合一”的思想常常被人提起,我童年时的那种生活才真是“天人合一”呢。

 

特别是初秋的傍晚,一轮皎洁的明月从昏黄的天空徐徐升起,勾勒出一幅崭新的月上柳梢图。这可乐坏了我和同伴们,我们跑着,笑着,欢呼着,竞相追逐明月。微风下,忙碌了一天的大人也迎着月光纷纷走出家门,一同享受这惬意的生活,月光下他们爽朗的笑声更增添了月夜的静谧。

 

现在,旧日乡邻的谈话早已随风而逝,年轻人都去县城买了房子,只有老人还在家照料着几亩地。望着败落的乡村,看着布满裂纹的木制大门,摸着粗糙而朴实的灰砖我想起儿时仰望的繁星、清澈的河水,想起隐落在芦苇下的夕阳和从树梢上悄悄升起的明月。

 

杜甫诗云:“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忆起他的诗句,想象着明天推土机拆房的情形,哗啦啦,只几分钟的工夫,祖辈和父辈几代人经营的家园就不复存在了,养育了我野性的村庄就烟消云散了。我多想从被马赛克装潢得金碧辉煌的宫殿里逃出,再到这里接受野性的熏陶,可是谁能挡得住城市化的钢铁洪流呢?

 

心中伤感,几欲落泪。鲁迅说:“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当。”是的,孩子要长大,历史要前进,人生须有正视现实的勇气,不必感伤,不必感伤。

 

月亮从老屋一侧的树梢上冉冉升起,一如多年前遍洒银辉。我立在木桥上,庄重地向老屋行注目礼,然后毅然转身,踏上返回的路。

 

上一条:穆棱新城
下一条:粉 红 色 的 童 年
关闭窗口